行业资讯

在华外资律所现状:几家欢喜几家愁

admin      华尔街中文日报      点击: 次     添加日期:2015-01-30

上周,在亚洲开展业务的西方律师事务所可以用“几家欢喜几家愁”来形容。


一方面,总部设在纽约的律师事务所Fried, Frank, Harris, Shriver & Jacobson LLP宣布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关闭上海和香港办事处。另一方面,德同国际律师事务所(Dentons)宣布计划与中国大陆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大成律师事务所(Dacheng)合并,从而迅速拥有后者在中国大陆的约4,000名律师。


此举凸显出西方律师事务所在中国谋求成功所面临的压力。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外国律师事务所不仅要与其他170家在当地设立办事处的国际律所展开竞争,还要日益应对1.9万多家中国本土律师事务所的竞争。


美富律师事务所(Morrison & Foerster LLP)负责亚洲办事处的合伙人派斯纳(Eric Piesner)说,在中国,任何行业的竞争都非常激烈,而公司的竞争力逐月提升。


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4年1至9月份,中国外商直接投资为873.6亿美元,对外投资为749.6亿美元。流入和流出中国的每一分钱对律所来说都是机会,律所可就如何通过收购交易和其他项目将这些钱利用起来向客户提供咨询服务。


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外国律所一直在中国开展业务,当时恰逢中国政府开始允许本国律师设立私人律所。即便如此,中国的限制禁止所有外国律师在中国拥有律师执业资格,包括不得在中国的法庭或政府听证会中出庭。这些限制使外国律所有必要与中国本土律所建立合作关系。


为规避这个问题,更多国际律所可能效仿德同的做法,在中国寻找合并伙伴。但中国监管机构对可能并购交易的审查以及中西方律所之间的文化冲突将给这类“联姻”带来潜在障碍。


元达律师事务所(MWE China Law Offices)管理合伙人黄仲兰(John Huang)在谈到律师在华通常如何操作时称,人们分享业务很难。他还说,很难合作,这些东西不是一天就能改变的。


大成和德同的高管称,他们致力于作为一个整体开展业务。德同全球首席执行长波特努瓦(Elliott Portnoy)称,德同已是几桩大规模合并交易的产物,这些合并交易都需要公司采取有力措施打破重重壁垒。


熟悉中国法律市场的人士表示,大成是一个规模庞大的企业,办公室与办公室之间没有太多的一致性。大成创始合伙人兼主任彭雪峰对此并不认同,他称,公司有一套严格程序来确保办公室之间有同样的标准。成立23年之久的大成律师事务所自2003年以来通过收购中国大陆周边律所和扩大现有办公室吸纳了数千名律师。


巧克力生产商费列罗公司(Ferrero Spa)中国法律总顾问Lili Jian称,如果大成和德同能够真正地强强联手,那么这桩合并交易将是具有吸引力的。她说,倘若这两家律所能够整合,相信将很有可能把国际律所和中国律所的优势融合在一起。


德同与大成的合并交易有望最早于本周获得中国监管机构批准,该合并交易将采用一个瑞士联盟的形式,其中交易双方保持财务独立。


这是2012年以来首次出现这类合并。2012年,中国金杜律师事务所(King & Wood)与澳大利亚万盛国际律师事务所(Mallesons Stephen Jaques)合并。金杜被认为是中国国内最有声望的律师事务所之一。该交易被认为开创了中外资律所合并的先河,但之后类似的交易并未像一些法律观察人士所预期的那样迅速出现。


Fried Frank计划关闭设立不到10年的香港和上海办事处,这一决定凸显出外国律师事务所在中国谋求盈利的艰难。


法律顾问佐格豪赛尔(Peter Zeughauser)表示,所有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外资律师事务所当中,真正取得重大成果的可能只有10家。


Fried Frank董事长格林沃尔德(David Greenwald)称,这不是一个轻易做出的决定,对公司来说,这一决定关乎自律和良好的商业判断,公司设在亚洲的办事处没有取得足够丰厚的回报。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研究员即将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发现,多数在华外资律所的规模都很小,律师数量中值为11人,其收入占一家事务所全球收入的比重还不到5%。


在华外资律所的大部分工作和并购以及其他交易有关,因为根据中国的相关限制性规定,外资律所难以在诉讼案件中发挥重要作用。《反海外腐败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以及反垄断也是一些公司较为常见的工作内容。


随着中资公司的海外投资规模不断扩大,和中国有关的外资律所也获得了一些为投资交易提供咨询服务的机会。举例来说,美国凯易律师事务所(Kirkland & Ellis LLP)正在为一名中国商人投资500亿美元在尼加瓜拉修建运河提供咨询服务;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Baker & McKenzie)去年为中信金属公司(Citic Metal Co.)和其他公司联手以58.5亿美元收购秘鲁一个铜项目的交易提供了咨询服务。


佐格豪赛尔称,许多律所都不敢关门走人,尤其是在中国,因为他们都认为中国市场是他们公司的未来。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