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宝典

我在香港求学这3年(JD+PCLL)

koala      Legalboats      点击: 次     添加日期:2014-07-02
PS:
作者是考拉的朋友,西南政法大学的本科,香港CUHK的JD,并在香港读完PCLL, 现为国内知名律所律师。
经作者同意,发到Legalboats与舟友分享其三年求学求职的经验与感悟。

原文标题:我的这三年(一)

寻找工作篇:

三年之前,从来没有想过今天会写下这样一篇三年的回忆,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经历这其中的种种,甚至所提及的律所的名字我都从未听说,一切都始于一个冒失的决定。

两年之前,拿着一个3.4的gpa,开始了第一次的找寻工作的旅程,与其说是找工作,不如说是碰大运。没有令人惊叹的成绩、没有任何的经验、没有坚持不懈的海投、没有任何的自信,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年真的是狗屎运。我现在还记得总共申请了四家律所:BB, EV, OR, SH。有了一个恶劣的开始,却出乎意料的有了一个美好的结局。我发誓,那个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tc、什么是pcll,更不可能知道tc和intern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意料之中,OR,SH很快给了我拒信,BB半年也没有理睬我;出乎意料的是EV在一个月之后邀请我去了第一轮笔试面试。感谢朋友的帮助,让我鼓起一丝勇气,开始了面试之前的各种准备。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这是一家老牌英国律所,至于它的强项是什么、业务是什么,笔试面试会有什么内容,很傻很天真的我,当然是不知道的。

笔试当天,第一次遇上了很神奇的商业案例分析,自然是不知道怎么做,胡扯了一通,有一道案例分析,最后要写一封给客户的邮件,法学知识近乎于0的我,当然也是瞎扯一通,所幸还有一道英翻中的题目,让我不至于死的太难看。因为EV的特殊笔试面试规则,不论笔试成绩高低,都必然有面试,所以,虽然在笔试狗血了一番之后,第二天我又去做了面试。见到了四个极其善良的合伙人叔叔以及一个善良的人力资源阿姨,聊得挺开心。面试也是常规问题,自我介绍、简历问题、成绩问题等等。面完之后,感觉不错,多半是感觉 太过于良好,往往这就是杯具的开始。再次出乎我的意料,这一次是以喜剧收场。一个月之后,接到了实习offer,欣喜若狂,一方面是因为有了offer,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实习的工资超出我想象的高(尤其比起国内各大top firm开出的让人历练的白菜价)。

实习的两周倒是没有太多可说的,还不清楚什么是corporate的我如愿以偿的坐在了Litigation department,每天做的事情无非就是legal research, organize files等等,legal research这项任务让我深切的体会到了litigation还是可以很无聊以及通过一整天的research仍无法查找出任何结果的无力感。实习期的倒数第二天,一个presentation的任务如期而至,我很不幸的分到了一个criminal case,我的上帝、老天爷啊,我那个时候根本就不知道criminal law讲了什么好不好?于是,无休无止的熬夜开始了,凌晨四点离开了办公室,早晨七点半准时又出现在了办公室。幸运的是,那个presentation还算顺利,表现也还算差强人意,不过我现在都还记得自己灌下去的那一大杯expresso是什么味道,其实,我真的不爱喝咖啡,真的,我是被逼的,在那一刻我完全体会不到所谓的咖啡的香气与浓郁,好吧,如果你一定要说咖啡的浓郁,那么~那天咖啡的苦味真的很浓郁。不过,喝了咖啡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那整个一上午我都有一种打了鸡血的感觉。

这是我第一份像样的实习,虽然很短,虽然最终的final interview以杯具告终,但是仍然从这段经历之中学到了很多,包括外所的模式、做legal research的基本方法、做presentation的技巧等等。

在糊里糊涂的结束了第一份实习之后,很快迎来了第二次的面试机会,s 律所,英国最顶级的几家律所之一,规模极小却收入超高,一家无比神奇的律所。毫不夸张的说,在听说了它只招收英国某三四所名校或美国某几所名校毕业生之后,这次面试机会让我受宠若惊。第一轮面试就是合伙人面试,共有两位合伙人。与之前EV的常规面试问题不同,两位合伙人并没有提问任何常规问题,甚至没有自我介绍环节,从随意的聊天开始,在聊天的过程中寻找问题。从arbitration与litigation的区别的开始,到common law legal system, civil law legal system, Chinese legal system的区别,最后涉及到了合同法的专业问题。面试总共进行了一个小时,精神高度集中,随时应对合伙人的可能提出的各类问题。虽然幸运的走到了第二轮,不过当时由于另外一份实习的关系,不能继续在s律所的面试中继续走下去,也是自己信心不足,不敢放手一搏,很遗憾与这家老牌律所擦肩而过,不过也算是问心无愧了。

JD第一年就在无比苦逼之中度过了。

第二年刚刚开始,就接到了一个面试,之前所提到的BB在我投递简历半年之后终于理睬我了,给了我一个面试寒假实习生的机会。面试过程乏善可陈,BB是一家IP极强的英国律所,而我自己没有任何的理工科背景、也没有专门学过香港的知识产权法,面试的所有问题还是常规问题,按我的总结就是3Y, why law、why our firm、why hk构成基本问题,就之前的实习经历提问,是否对本所的practice area有兴趣,最后留下10分钟左右的时间留给面试者提问。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准备一家律所的面试,研究律所的业务方向、香港分所的基本情况、最近所做的transaction的情况等等。面试结束之后完全不抱任何希望,其实发现,有时不抱希望却会有着意外的惊喜,在面试结束一个月之后,我拿到了寒假实习生的offer。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是我所经历的最困难的一次实习。出乎我意料的是,毫无理工科背景的我被分到了ip department,更加神奇的是,我被分到了patent team--一个最需要理工科知识的团队,在短短的两周里,我所接触到的各种文件、各类名词,不仅仅读不懂英文,连中文也看不懂。这段实习经历让我深深的明白了一点,ip真的不是我能做的。

随即接到一家美国所CG的面试,华尔街五大所之一,所做的业务集中在corporate领域。这也是我所经历的最困呐的一次面试。总共有四个部分组成,一个小时的英译中、中译英,半个小时常规面试,一个小时face to face case study in english,一个小时face to face case study in chinese。这次面试让我真正了解到自己与顶级律所的差距,中英互译的内容是hkex listing rules 的内容,英文案例分析是关于内幕交易,中文案例分析是关于一个m&a case。神奇的是,一年半之后,在我重新申请之后,又一次获得了这家律所的面试机会,面试形式改为了group exercise与proof reading,当然还是没有通过。

2012年刚刚开始,就接到了顶级美所sk的面试通知,第一轮还是常规面试,4Y--why HK, why cuhk, why law, why sk, 实习经历提问,自己感兴趣的practice area,gpa在第一学期之后发生dramatic change的原因,以及面试者提问环节。过程超乎想象的顺利,业内盛传aggressive的sk却给了我一个极其nice的interview。面试时间大约在40分钟左右。三天后,顺利接到第二轮--也就是final round interview的通知。第二轮面试极其艰巨,有两个合伙人、一名senior associate分别进行面试,在面试之后,还会和一名junior associate以及一名trainee吃午餐。在我的面试过程中,临时加入一名合伙人,因此总共有三名合伙人、一名senior associate给我进行了四次面试。合伙人的问题非常随意,但是常规的4Y也分别被问到。arbitration department的合伙人特意问了相关的专业知识,庆幸的是,因为学习过相关课程,回答的还算不错。倒是corporate department的合伙人异常严肃,全程没有一丝微笑,或许这就是传说种的压力面试。。。那顿午餐我吃得纠结无比,主要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放松,再加上英文本来就不够好,于是过于紧张,常常不知道该怎么去提出话题,当然也因为我与共同吃午餐的律师文化差异太大、没有共同话题有很大的关系。面试之后,问心无愧,虽然过程之中种种波折,但是却是我发挥最好的一次。最终没有拿到tc offer,确实和自己的英文缺陷、文化背景有很大的关系。


我的这三年(二)

话说sk面试之后,虽然没有顺利的拿到offer,但是对于自信心却有一个很正面的效果,毕竟是在一家顶级律所的面试环节走到了最后。很顺利的拿到了kwm的面试通知,律所是国内top firm与澳洲top firm合并的产物。面试的主体也是常规问题,最有意思的三个问题:中国rule of law的现状,谈谈对kw与m合并的看法,为什么civil procedure 拿到如此低的分数。第一个问题太宽太大,回答得磕磕巴巴,不着边际;第二个问题,由于提前有所准备,回答得头头是道,正反面的argument全部cover到;第三个问题,其实,我很无力,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实在很无理,虽然我civil procedure确实考得不够理想,但是和低分应该没有任何关系,我当时的想法是:亲,您真的没有问题可以问了吗?面试结束之后,按照kwm的传统,和一个trainee 喝了一杯咖啡,以普通话进行(主要的原因是该trainee希望提高自己的普通话,遇到一个native speaker,自然要把握住这个难得的机会)。面试之后,其实感觉很糟糕,和除我之外所有去kwm面试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彼此之间是否match的问题,也许,杯具就从那时注定。两周之后,在我感冒得死去活来之际,诧异的拿到了kwm的暑期实习offer。

和ev以及bb的实习经历不同,这次坐在了corporate team,以为会摆脱research的命运,却没有想到会遇到我实习过程中最boring,workload最重的一次research,涉及内容是公司ipo之前的战略投资者的特殊权利,我也第一次体会到翻看招股说明书是一件多么无趣、多么让人萌发出杀人冲动的事情,或许除了律师,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去翻阅这份表面华丽精致,但实质空洞无物的东西(虽然投资者确实有必要去看看)。之后所接到的任务包括:翻译、各类research,画公司结构图(一项听起来容易,做起来特别容易出错的任务)等。

在实习期间,kwm总共会有三次测试:英文信函draft,中文memo翻译,普通话口语测试;听上去仿佛kwm极其重视中文能力,但是实际上kwm最终录用的trainee掌握中文skills的人极少。其实外所总有这个倾向,会告诉所有应聘者自己希望能够招到中文能力强的人,但是实际上,由于英文能力、文化的差异以及社交习惯的差异,对于大陆学生来讲,进入外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谓的希望招收更多的中文能力强的人,更多是说说而已,算是一个噱头,应聘者大可以不必当真。kwm是又一家我走到了最后却又死在最后一步的律所。

在接到了kwm的实习offer之后,在没有经过面试的情况下,英国所sh给了我实习offer,但是由于cuhk行政系统的关系,导致我签证出现问题,实习offer被withdraw。

在整个暑假,陆续接到过d,wc,rs的面试,均没有通过第一轮电话面试,说实话,我真的不大理解这个电话面试的筛选过程,其实仅仅是确认信息而已,我实在不清楚hr是怎样进行的筛选。忍不住吐个槽,d的hr是我所遇到过的素质最低下、最不尊重面试者的hr,不论从哪个角度,这家律所的业务都不算顶级,甚至连到二流也达不到,我就真的不明白,这种由内至外的优越感从何而来,这种从电话聊天就能感觉到的arrogant从何而来,不过听过它的各类奇葩事迹,我的情况实在不算什么。(我真的不喜欢去讲律所的坏话,不过对于这个女人以及这个律所,实在忍不住)。不过说到奇葩,都没有一家小所bh奇葩,短短的十五分钟面试,合伙人居然让我向他复述我的cover letter的内容,并且质问我为什么不去海外念书(这个口气,我绝对没有夸张),我当时就想告诉他,你如果从我出生就资助我的话,其实我也不介意从幼儿园开始就做留学生。

之后接到过ph,mf的面试通知,都是美国所,不过前面那家的reputation确实不大好,不是在业务方面,更多的是在面对经济危机时对待员工的态度,这一点从面试的过程也可以能够看出来,他们对于应聘者也并非很尊重。对于ph,仅仅是15分钟的面试,其实没有什么可以问的,只是介绍了下自己的实习经历,两位女合伙人在短短的十五分钟里,不停的翻阅打印出来的邮件以及材料,或许,合伙人们真的很忙,但是,也许最基本的人与人之间的尊重还是要有的吧?不过,也可能是我真的表现太烂,让两位合伙人简直不屑一顾。mf的面试没有太多可说的,常规的hr面试而已我自己对mf的印象确实非常好,hr在面试结束时直接告诉了我回答的有所缺陷的地方,也让我学到了很多。


我的这三年(三)

最近发现自己的中文越来越支离破碎,我猜我的高中语文老师一定会感叹“朽木不可雕也”。香港三年,英文写作没有任何进步,我的中文写作却让自己感觉越来越恶心。只是希望能够记录下走过的这段路程。

两年的jd结束, 熟悉的朋友纷纷离开,我逆来顺受的接受了pcll offer,随之而来的找工作压力也越来越大。自己却一直抱有侥幸的心态,期望着某家city firm在这个时候能够施舍一个offer。侥幸的心态总会带来徒劳的等待,虽然断断续续的接到了sa, hl, bm的面试邀请,却无一不是无功而返。

hl的面试是我认为最有意思的一个,电话面试的形式,却和其他律所单纯地确认信息有所不同。因为该所的hr是律师出身,所以面试包括三个部分:1:hr常规问题;2:合同法、侵权法基本知识测试;3:财经或实事新闻提问。前两个部分都算顺利完成,第三个部分--也就是财经或实事新闻部分,运气跌到谷底的我遇上了财经新闻,而且话题还是复杂无比的us fiscal cliff。虽然我略有耳闻,但实在不明就里。在简单陈述了fiscal cliff现象之后,被以aggressive出名的hr追问的哑口无言。最终的结果,当然是极其标准的拒信一封。

bm的面试没有任何的亮点,hr的标准化面试,各种简历问题,我的面试正值祖国人民共度新春佳节前夕,面试被再三推迟,面试官、面试地点与面试通知大相径庭。面试之中,被hr唤做Michael长达五分钟, 我实在不知道谁是Michael, 但是让hr如此印象深刻,想必是一定拿到offer了。

总共三年,虽然没有像诸多大牛一般面过无数city firm,但也算不少,从最初的战战兢兢,到最后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很少享受成功的喜悦,有的只能是屡败屡战的坚持。做一个小小的总结:三次走到final round interview, 分别是ev,kwm,sk,三次倒在同一个地方;电话面试没有一次通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说明自己的英文还需要努力提高,一直没有胆量去挑战moot,缺乏勇气;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在social skills方面和众多overseas students有着明显的差距,虽然更多是文化以及个人经历层面的原因,但咱们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混饭吃,当然要遵循人家的游戏规则。

tips:

1. 为求职早做准备,包括简历、cover letter等各个方面,不过这只是硬件而已,更重要的是心态,其实很多时候,击败自己的不是对手而是自己的懦弱,面对各类挑战,要积极去面对,自信多一点;说起来很简单,但这点往往是最难做到的;自信并不等于夸夸其谈,合伙人都是行业精英,聪明绝顶,hr也是阅人无数,不要试图在他们面前bullshit, 否则后果很严重。

2. 回到硬件:简历、cover letter/ application form一定要找native speaker先行修改,尽量避免语法错误、拼写错误, 不论是简历还是cover letter均以一页为宜,具体内容而言,如果在香港找工作,gpa绝对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即便是其他活动经历极其丰富,但凡gpa糟糕,即宣告你与city firm的offer甚至interview无缘,所以,gpa决定一切。不过,倘若之前的工作经历或是实习经历极其出色,或许,你会成为exception之一。

3. 香港每年都会有law fair,一定要去参加,一方面是为了多多拿文具礼品,另一方面也是与律所的合伙人、律师、trainee、hr交流的好机会,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是成功的开始。更重要的是,从聊天之中可以很快的了解到律所的业务领域、律所文化、培训机制、近期动态,所有的这些内容都可以成为面试时向面试官提问或与面试官展开讨论的材料来源。尽量记住和自己聊天的人的名字,有的面试官会在面试时提问(这年头,随口胡诌自己和firm里面的员工聊过天的人太多了)

4. 面试之前,利用legal 500, ALB等网站尽可能多的了解即将面试的律所,同时不要忘记还有万能的google,如果律所提前告知面试官的名字,提前对面试官进行dd,面试官的经历也可以成为你向他提问的素材。

5. 面试本身没有太多可说,各人有各人的风格,just be yourself,不过,基本的礼貌是必须的。虽然有的firm 展现出非常nice的一面,但是永远不要忘了他仍然是面试官,你只是应聘者。talktive,outgoing算是优势,但是有时真是说多错多,还是要小心谨慎,一个好的应聘者首先一定是一个好的聆听者。

6. 面试之后,切记至少send一封thank you letter给面试官。

7. 等待过程中,follow up是一个很好的习惯,可以通过向firm update各种申请材料的方式follow up

8. 在每个环节,积极主动,更多的申请律所,更多的尝试,更多的去和firm里面的人聊天,如果尝试了,就有一分希望,如果不尝试,就没有任何希望,机会永远是留给主动寻找机会的人。

9. 淡定,再淡定,大不了一封拒信嘛,谁能把谁怎么样呢?没有了这家firm的offer我又不是活不下去

虽然最终没有进入到一家city firm,也经历过了无数次失败,不过最终的去向也让我很是开心,开心就好,有些事情,努力过了,问心无愧就好,何必强求。tmr,Good luck, Pacers!!!

我的这三年(四)

答疑及澄清篇:

很多消息与问题都来源于各类留学论坛,很多不准确的信息倒不见得是有的人故意混淆视听,或许错误往往来自于不了解而又随意猜测。

1. cuhk jd进入pcll名额很少?由此推导出的结论是,cuhk jd很难进入pcll。实际情况:cuhk pcll由三部分学生构成, 1) 本校jd,2)本校llb,3)oversea students (主要由英国llb构成,也有澳洲学生,但数量较少,我只知道一位),其中,本校jd学生数量最多,在50人以上60人以下,oversea students 和llb的具体数量不大了解,不过比jd略少,pcll总共招生150人。cuhk jd每届150人左右,除去本就不计划读pcll的学生,数量并不多,不客气的说一句,如果一个学生连前50%都无法进入,那么或许其本身就不大适合法学学科。近两年,cuhk pcll的cut off line均在3.2上下,如果连3.2的gpa都无法保证,那么,这个法学不读也罢。

2. cuhk pcll学生仅有9名拿到city firm offer: 我的上帝,老天爷啊,你不怕cuhk告你诽谤?首先,pcll之中,绝大部分的oversea students 均有不错的offer,否则,人家大老远跑回来读这个费力不讨好的pcll干什么呢?其次,单看cuhk pcll offer的cuhk jd学生,拿到city firm offer的也不止9人,20人-30人之间比较符合实际,不过听说今年形势不大好,所以下届学生签tc略差,不过我觉得10人-20人也是有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如果没有具体的数据,请不要误导后来者。city u的情况我确实不了解,不过,我在暑期实习时遇见的city u jd确实很少,或许签tc的情况也会稍差,不过应该不至于仅有4人。

3.cuhk不是top 20%的学生无法签到city firm的tc:是否签到tc不仅仅是gpa的问题,gpa的最大作用就是帮你通过简历筛选,如果一旦通过简历筛选,那么,gpa的作用就会减弱,更多的会和interpersonal skills, family background, 英文水平, 工作经验等各个方面有更大的关系。总体来说,美国一流律所以及英国magic circle五所对gpa要求最高:例如sk, dpw, cg, link, slaughter & may, a&o, ff, cc等,基本上,如果gpa没有3.5以上,宣告于与上述律所无缘,不过会有各种exception,例如,家庭背景会有所帮助,工作经验也会有所帮助,不过这些exception对香港本地学生或oversea students意义更大,如果内地学生希望进入上述律所,还是尽力考个3.5以上的分数吧;其他参加law fair的律所,基本上,要求一般一点的律所,gpa 3.3就是一个安全线;未参加law fair且业务相对一般的小型city firm,他们一般不会像大型city firm一样提前两年招收trainee,一般就是毕业当年招收trainee,gpa的要求或许更低,不过进入pcll是最低要求,因为确实与进入该类firm的人不大熟悉,所以,确实也说不好。

4.究竟是cuhk jd or city u jd:其实两个学校各有千秋,我不喜欢有的评论总是说xx学校jd历史悠久、项目成熟等等,打个不恰当的类比,国内法学专业,在历史悠久方面很少有能与我的母校西南政法比肩的学校,但是如果你手拿西南政法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与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你会选哪个?答案不言而喻。当然,我从来没有诋毁母校的意思,只是个不恰当的比方而已。并且,说xx学校综合实力强,因此选择xx也是无稽之谈,学校的综合实力和法学院的reputation没有直接联系。就我个人来看,从找工作的角度,就两年实习的情况来看,我很少在暑期实习中遇到city u jd,说明city u jd在找工作过程中确实比cuhk jd稍有劣势,当然,也可能与city u jd招生人数略少有关系。

5. jd v llm:这个是个很直白的问题,如果你打算留港工作,或者还没有想好,不过想多学点东西,当然是jd,如果一心打算就是纯粹镀金,毕业后立即回国,还是llm比较划算。

6. cuhk jd的性价比:确实不错,cuhk jd的成绩严格curve,所以一定有10%的人拿a,20%左右的人拿a-,这个对gpa很有好处,而hku jd据说不curve,且harsh的老师挺多,虽说律所都是明白各个学校的gpa的大致情况,不过拿着3.8的gpa怎么也比3.3的好看。听说hku 最近在进行改革,提升gpa,不知真实情况如何。

7. cuhk pcll的录取条件:绝对的100%以gpa为导向,不会考虑其他因素(或保守点说:基本很少考虑其他因素),一般来说,会有三批offer: 1) 每年三月,会给gpa在3.5以上(如果更高就是奖学金获得者,即top 9%),且申请pcll较早的同学offer;2) 每年六月中上旬,会发出大部分pcll offer;3)每年八月,如果以上两批有人未满足condition,或有人放弃offer,就会有其他人递补;这两年pcll 录取条件逐年提高,cuhk pcll收到的学生质量也逐年上涨,竞争确实比较激烈,不过就像之前所说的,如果gpa达不到一定的程度,就算读了pcll,作用也不大,或许法学并不是最适合你的学科。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