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为什么助理拿了证,就想着转所?

admin           点击: 次     添加日期:2020-07-07



作者丨Lexmagister

来源丨法律先生

为什么他会离开? 这是一个律师行业的古老话题。
对律师而言,问题是为什么他会离开;对助理而言,问题是为什么我不离开? 在师父而言,学会了手艺,就要离开,是因为贪心,或者败坏?
在助理而言,因为师父对他刻薄,翅膀硬了的时候,为何不飞走?是基于人心、与人性?还是根植于这种体制? 也许,很大的原因是要归咎在,这种律师成长过程中的师徒制关系上。
师徒制的传承上,有一个非常严重的缺陷,会导致双方大概率会分开。

这个缺陷的核心就是:依赖。




01先讲一个故事
我讲一个我外公的例子。
我外公生于1909年,当年是家乡方圆数十里的木匠大师傅,手艺了得。
我家里有个衣柜就是他的杰作,至今还觉得很精美。 但是他脾气暴躁,当年带徒弟的时候,一言不合就会打人,或者直接砸个刨子过去,有个徒弟经常被他打得被抬回去。

但是纵然如此,这个徒弟都他还是尊敬。 外公九十多岁那年,有天打牌归来,大笑一声而逝。
那个徒弟已经瘫痪在家,都让家人抬着来参加丧礼,伤痛欲绝,令人感佩。 这种“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情感,往往被我们尊崇。
但是抱歉,我觉得这种关系非常不良性,非常古老得必须摒弃。
因为据我所知,我外公的徒弟之中,没有一个人的手艺超过他。 这是传统师徒制的症结所在,粤剧大师再厉害,也难有什么了不起的徒弟。
但邵逸夫搞个无线演员专修班,都能培育出一堆灿若星河的明星。



为什么会如此?
拿我外公做例子,就能看到三个问题。
第一,培养人,是靠感情,而不是标准,也就是说,你看得懂眼色,就多教你,看不懂的,就晾着你,而不是靠设定一个标准,训练大家去触碰,去超越。 第二,缺乏体系化的教育,自己手艺了得,但是自己的知识与经验,也许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梳理,所以教人的时候,就是全凭自己发挥,毫无章法。
更重要的是以己度人,以自己的标准要求徒弟,满眼看过去,就是奇笨无比,气急之下就想打骂,而忘记了自己当年也好像也是如此。 第三,双方的关系非常别扭,当徒弟的寄希望于师父,希望成长靠师父,机会靠师父,所以行为动机变成了讨好师父;
而当师父的,沉溺在自己父爱的光辉下,费心、费劲,以为自己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心血,就当然会指望着回报——如果大方的不指望回报,但是也憎恨背叛。 要不然,怎么会编造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那种思想呢?
现代社会,职场关系,为何还要这样中世纪的思维呢?这是一个问题。



02依赖是职场关系的根本缺陷 这种关系的核心点,就在于:依赖。
当助理的,依赖师父。双方的关系,不再是现代职场上的合作或者隶属,而是一种情感的依赖。 为何是一种依赖呢?比如,新来的助理,没有实务经验,合同不会写,法律意见不会写,取证要怎么做,都要手把手教他。传统的模式是如何的呢? 就是他写来的合同,给你修改一次,你不满意,提出意见,让他再修改完善。
一来二往,你都要抓狂,觉得不如自己拿回来自己写。
但是你心想,还是要锻炼他,于是又发回去,你修改完后,再发给客户。 你看,对你而言,你觉得自己很认真负责,还帮助他成长了。
但是这种关系就养成了一种依赖。
他会依赖于你的修改,他会觉得反正最后,都是你修改好才给客户,出了问题,也是你的问题,而不是他的问题。 你当然可以对他发火,但是发火之后呢,他更加战战兢兢,不知道自己修改的合同可不可以,就更加依赖你的修改。

你看,这种传统的做法,就把合作的职场关系,变成了一种极其严重的依赖。 这种依赖的情感,会非常糟糕。




他会把自己未来发展的希望寄希望于你,而你又感觉总要为他的成长负责。
于是,你不断给更多的机会,不断地更多地细节指出他的问题,着急于他成长的缓慢,老是觉得不放心,耗尽心力。 但是,请注意,他不会觉得你在关心,于是,你们的根本分歧就出现了。
同一件事,助理觉得他是为你在做事,为你做牛做马,而你呢?
你觉得你在为他的成长,操碎了心,反复修改,只为他成长。 这种意识上的根本对立,造成的结果是什么呢?拿到证那一刻,助理离开得迫不及待,而师父呢,气急败坏。
双方都很难心平气和地面这个事情。也许,谁也没有错,也许,谁都错了!
这种依赖的关系,其实一开始就不应该有,毕竟时代早就变了。
这是值得我们反思的地方。

分享本文到: